南鄂纵横
人物素描
堕落的天使
疯狂的魔鬼
体坛风云
人在旅途
走笔幕阜山


·写作范围:各种新闻稿件、人物传记、游记、散文等,特别擅长体坛人物、事件的写作。联系电话:0715—8254832,13972831032
·姓名:朱封金
·笔名:汉寿亭
·电话:(0715)8126935
·手机:13972831032
·OICQ:111111
·电子邮件:xnzhufengjin@163.com
·通讯地址:湖北咸宁日报社
·邮政编码:437100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现代”巨头高楼飞身悲演韩版“豪门恩怨”

作者:汉寿亭 -上传日期:2005-11-20
“现代”巨头高楼飞身悲演韩版“豪门恩怨”   ——韩国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死亡报告  (2003年10月《知音·海外版》    作者:朱封金)  这是一场兄弟相争的血腥之战;这是一个韩国版的“豪门恩怨”。韩国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的跳楼自杀及一个超级财富王国的兴衰荣辱,不仅震动了朝韩上下,而且让人感慨万千……  2000年6月12日,这是一个值得韩朝两国人民记住的日子,这一天,两个敌对国家领导人的手握到了一起。也就是因为这次韩朝峰会,韩国总统金大中当年被授予“诺贝尔和平奖”,他的政治生涯达到了顶峰。2003年8月4日,这也是一个值得韩朝两国人民记住的日子,韩国现代集团董事长郑梦宪跳楼自杀,曾影响了韩国经济几十年的风云人物的自杀不仅震动了朝韩上下,而且还引来了世界关注的目光。  从某种意义上讲,金大中的“诺贝尔和平奖”和郑梦宪的自杀应是两个风马牛不相及之事,然而熟悉内情的人知道,郑梦宪的自杀还真的同那个“诺贝尔和平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郑梦宪的自杀加速了韩国检察官对现代集团的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一个韩国版的“豪门恩怨”跃入了人们的眼帘……  胆识过人,白手起家  在韩国,你可能不知道总统是谁,但你不可能不知道郑周永是谁,人们把这位现代集团的创始人看作韩国经济的晴雨表。  生于1915年的郑周永年轻时当过建筑工人,干过码头搬运工,开过车。二战过后,他看到许多美国兵涌进了朝鲜半岛,凭着多年的经验,他认为美国车肯定经受不住朝鲜山路的颠簸,容易损坏。于是,他毅然开了一家汽车修理厂。没想到美国大兵的钱还真好赚,郑周永的生意一下子火爆了起来,精明的郑周永在很短的时间里,沿着美国兵车的大路又开了十几家分厂,取名现代汽车修理厂。这就是现代集团的雏形。  随着朝鲜战争的结束,郑周永又作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创办现代集团。随着事业的发展,到2001年郑周永去世,现代集团渐渐发展壮大成为韩国规模最大的集团企业,业务涉及汽车、建设、运输、旅游、造船以及金融服务等行业,长期以来,集团的经济实力高居韩国榜首。  郑周永一生共育有六子一女。在这六子中,最有出息的应算次子郑梦九、五子郑梦宪和六子郑梦准这三个儿子了,他们分别被郑周永安排到现代集团中担当重要职务,成为了现代集团的核心领导层成员。1982年长子郑梦弼出车祸死了后,次子郑梦九一直起着长子的作用,在这个庞大的现代帝国里,由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郑梦九一直在等着父亲将现代帝国的掌门之位传给他。然而,郑周永却不怎么喜欢这个老二,他最喜欢的是第五子郑梦宪。  于是,在现代帝国的头号家庭里,郑周永亲手点燃了“夺位之战”的导火索。  二子纷争,老五得宠  郑梦宪之所以博得老头子的喜欢,是因为他从小到大就是一个十分听话的孩子。1992年,已77岁高龄的郑周永不顾家庭反对,毅然参加总统的竞选。但郑梦九完全不领父亲的情,一口回绝了父亲要其公司赞助的想法。  而五子郑梦宪为了让父亲高兴,一圆总统之梦,指令辖下的公司以赞助费的形式,将1亿美元划拨到了父亲的竞选经费中。可最后他没想到父亲竞选失败不说,媒体连郑周永竞选经费的来源也给抖了出来。当韩国检察人员追查这件事的时候,郑梦宪承担了责任,还替父坐了几个月的牢。  由于郑周永竞选总统失败,加之检察官又抓住其竞选经费一事不放,郑周永只好以退为进,对外宣布退出集团,将集团董事长一职给了弟弟郑色永。郑梦九、郑梦宪、郑梦准等家族成员作为股东和董事会核心成员辅佐他们的叔父。  令郑周永没想到的是,1996年初,权力欲望极强的郑梦九竟联合其他董事会成员,以集团资金投资不明为由,突然向其叔父发难。结果,郑色永辞职,郑梦九则如愿以偿地当上了董事长。不久,他将叔父的几个儿子逐出了现代。  对郑梦九来说,这是一次成功的政变,他马上和一班心腹密谋接管了起亚汽车公司,随后又成功地引进外资,并出售了现代汽车产业的10%的股份。就在亚洲金融危机临近的时候,郑梦九又准备将现代汽车和相关部门从现代集团独立出去,使之成为不受现代集团控股的公司。  郑梦九的做法却让郑周永难过不已,现代的基业毕竟是郑周永一手打下的,他不忍心看着现代集团四分五裂,郑周永决定开始收权了。1997年12月,他进驻集团,对一些重要部门的人事进行了改组,并宣布集团实行双领导制,郑梦九和郑梦宪同为集团董事长。这一决定尽管让郑梦九大为不满,但迫于父亲的威望,他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双领导制遏制了郑梦九独揽“朝纲”的野心,同时也不同程度地阻碍了企业的发展。随着郑周永进入耄耋之年,郑梦九加紧了夺权行动。兄弟俩的夺位之争终于达到了高峰。  2000年3月14日,正当郑梦宪在中国和日本考察的当儿,郑梦九向他的弟弟郑梦宪开始发难,他将郑梦宪的亲信李益治调离现代证券公司,而任命自己的亲信卢政翼为现代证券公司董事长,掌管现代集团的金融部门。  这一人事调整似乎得到了郑周永的默认。3月22日,郑周永将自己居住了42年、位于汉城清云洞的宅第让给了郑梦九,自己则搬到了新购置的别墅中。清云洞宅第是郑周永于1958年一手建造起来的,几十年来,清云洞宅第一直是家族权力的象征,因此,当郑周永将这幢宅第让出来后,韩国媒体一致认为,郑梦九将作为现代的继承人而掌管郑周永一手缔造的现代帝国。  然而,郑梦九仅仅高兴了两天。3月24日,郑梦宪回国,在听取了核心参谋们的一番汇报后,他直奔父亲的新宅第,向父亲详细说明了证券公司董事长任命的来龙去脉。谈话结束一个小时后,现代集团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了一项新的人事任免决定,免除郑梦九集团董事长一职,而由郑梦宪一人担任集团最高领导。  现代的这一人事任免,让韩国所有的媒体大跌眼镜,郑梦九更是心有不甘。3月26日,郑梦九又突然举行记者招待会宣称:经郑周永的许可,决定取消24日有关免除郑梦九集团董事长一职的人事决定,郑梦九即日起恢复集团董事长职务。他还出示了由郑周永签名的文件复印件。然而,郑梦九的记者招待会刚一结束,郑梦宪马上召集现场所有记者,立即宣称郑梦九是假传圣旨,他的那个所谓的复印文件是假的,是他自己一手伪造的。经过这一折腾,兄弟俩的矛盾终于走向了公开。  正当新闻界陷入云雾之中时,第二天,现代集团再次举行新闻发布会。会上,郑周永正式确认郑梦宪为集团惟一的董事长。至此,兄弟俩的斗争以郑梦宪的胜利而告一段落。  三家分晋,家道中落  由于现代集团一直影响着韩国的经济,也成为历届韩国政府关注的焦点。为此,现代集团的内部矛盾引起了韩国政府的不满,政府以控制银行贷款为由,要求郑周永对集团家族式的管理进行改革,并引进新人。在这种情况下,郑周永于2000年5月份,突然对新闻媒体宣布,自己决定同郑梦九和郑梦宪父子三人一起退出现代集团的经营一线,不再担任集团核心领导职务,仅以股东的形式参与集团的管理。  此言一出,在韩国引起巨大反响,同时集团内部也引起了一系列的反应。虽然郑梦宪马上响应父亲的号召,随即辞去了集团董事长一职。可郑梦九却以事先没有通知他为由,拒绝辞去所有职务,并指责父亲此举是为了让郑梦宪接班作好铺垫,他指出郑梦宪虽辞去了所有职务,但还继续从事对朝鲜合作业务的经营。他声称自己一旦退出经营一线的位置,就等于是交出“兵权”,说不定父亲什么时候又突然改变主意,让郑梦宪重新掌管集团。果真那样的话,岂不中了父亲的调虎离山之计?  郑梦九迟迟不肯退出来;几家商业银行的贷款不能到位;韩国政府又以产业结构调整为由不停地对郑周永施压。在这种情况下,郑周永不得已作出痛苦而大胆的决定——分家。  2000年6月,现代集团正式分家。为了避免在分家的过程中再生事端,郑周永设定了“现管现收”的原则,郑梦九掌控现代汽车集团及其附属子公司,资产36万亿韩元;郑梦准掌管现代重工及其子公司,资产为10万亿韩元;由于在分家之前,郑周永已经把大部分的企业管理权都交了出去,他自己只剩下规模相对最小的现代建设、现代商船和现代峨山等企业,带着无限的酸楚,这位痛苦的老人把自己最后这点家底交给了最疼爱的郑梦宪。分家完成之后,郑梦九和郑梦准的资产均排名全国前10名,而郑梦宪的资产则掉在了10名之后,这位排名老五的儿子没有丝毫怨言,他理解父亲的一片苦心——如果占有欲极强的梦九和梦准不多得点家产,那么现代帝国的解体势必引起一场滔天的恩怨大战,而这场争斗无疑将成为韩国、乃至世界范围内的笑柄。  不久,韩国银行的4亿美元贷款也分别汇到了这三家集团的账户上。  政治联姻,冒险投资  三分天下后,郑梦宪接手的是父亲未竟的事业。对出生于朝鲜的郑周永而言,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为自己老家的建设出一份力,而郑梦宪一直在为了父亲的这个愿望而努力奔波。郑梦宪很清楚,几十年来,现代集团成功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同政治联姻的结果。为了实现现代在他手上的二次创业,他作出了一个大胆而又十分冒险的决定……  早在1998年,郑梦宪在父亲的授意下,首次打破了韩朝禁令,他亲自赶着500头耕牛,越过板门店来到了朝鲜。金正日当然知道这位赶牛人的分量,他很快会见了郑梦宪,并安排人陪同郑梦宪到朝鲜各地考察。从朝鲜回来后,郑梦宪开始了一场从未有过的冒险之举:开发朝鲜与韩国接壤的金刚山,使之成为一个风景旅游区,并成立现代峨山公司。他的这一举措很快得到了父亲郑周永的支持,父子俩一同飞往朝鲜面见金正日,同朝鲜政府商谈开发金刚山之事。金刚山的开发,使得自朝鲜战争以来一直敌对的韩朝两国关系开始解冻。  然而,韩国民众对去金刚山还心存忧虑。于是,郑梦宪再次作出一个惊天之举,他计划设法促成两国领导人坐在一起,最终达到民族彻底的和解,然后他就可以坐收每年到金刚山旅游的两国民众给他带来的利益。  他的这一想法得到了金大中政府的全力支持。为了早日成行,金大中许诺以政府名义给现代集团投资5亿美元,用于金刚山的开发和郑梦宪的活动经费。结果,郑梦宪将4亿美元用于金刚山的开发和工业园的建设,却把剩下的1亿美元打到了朝鲜政府的账号上。2000年6月12日,举世瞩目的韩朝峰会如期举行,金大中在其任期行将结束时政治生涯达到了高峰。  峰会结束了,金大中因为促进和平而摘取了该年度“诺贝尔和平奖”,韩朝关系也像郑梦宪设想的那样开始升温。  前途暗淡,一了百了  人算不如天算。2001年,韩国现代企业的创始人郑周永去世。随着牵线人的消失,朝韩关系骤然紧张了起来,曾一度升温的韩朝关系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当初,郑梦宪同朝鲜政府谈判的结果是,郑梦宪的现代峨山公司分三次交给朝鲜政府45亿美元,作为回报,郑梦宪经营金刚山10年。郑梦宪的打算是,由于韩朝两国领导人举行了峰会,两国百姓为找寻失散的亲人开始互相走动,金刚山将成为离散家庭见面的惟一地点,保守一点估算,每年应不少于52万人。  可几年时间过去了,去金刚山旅游的人还不到5.6万人。尽管朝鲜政府后来改为按人头收费,但金刚山每年几个亿的亏损让现代集团感觉到成了一个沉重的包袱,郑梦宪受到了来自集团内部上上下下的压力。  正在这个节骨眼上,韩国的检察官又来调查前总统金大中给现代集团5亿美元一事。因为在2002年9月,韩国反对党大国家党议员向媒体爆猛料,宣称两年前金大中的“诺贝尔和平奖”是花钱买来的,指出金大中政府为了确保韩朝峰会如期举行,不惜损害国家利益,通过现代集团将5亿美元秘密交给了平壤。此话的披露不亚于在韩国政坛引起一次强烈地震,检察官马上对此事进行调查。为配合调查,检察官作出了限制郑梦宪人身自由的决定。  而且,随着调查的深入,人们大吃一惊——郑梦宪的现代公司实际上已成了个“空壳”。从某种意义上讲,如果政府再不支持现代集团,郑梦宪实际上就已到了破产的份儿。  问题开始明朗化,前金大中政府的八名内阁部长都因此事蹲进了大牢,郑梦宪也脱不了干系。检察官频频传讯郑梦宪,所有媒体都集聚到了郑梦宪的身上。郑梦宪很清楚,这次自己不开口说话是不行的了,而金大中也通过个别途径,一方面向郑梦宪表示道歉,另一方面还想让郑梦宪替他把责任给揽下来。郑梦宪当然知道,揽下责任就意味着蹲三年监狱。他当然也可以不这样做,但重感情的他又不想做过河拆桥之事。调查中,检察官还查出了几年前现代峨山公司的一桩非法集资150亿韩元的事实,更让郑梦宪有苦难言。  掉入政治丑闻中无法脱身,投资金刚山又连连亏损,且到了不堪重负的地步,眼看着现代集团就要毁在自己手上,加之兄弟反目,没有一个兄弟在这个节骨眼上肯帮他一把,这一切使得郑梦宪内心痛苦不堪,深感愧对老父生前对他寄予的厚望。想到这一切,性格内向的郑梦宪对生活丧失了信心。2003年8月4日,他分别给亲信和妻子儿女留下了两封遗书,请求他们原谅他这个“愚蠢的人”,因为他“干了一件愚蠢的事”,同时希望将自己的骨灰撒在金刚山。最后,郑梦宪从父亲创建的办公楼12层楼纵身跳下……  这场韩国豪门发生的血腥之战让许多民众感慨万千,舆论纷纷认为,如果没有当初那场豪门夺位之争,现代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郑梦宪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然而,更重要的是,郑梦宪的自杀不只给他的家人带来了一场强烈的地震,还影响了朝鲜半岛交流事业的发展。可以预见,这场风波还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影响着世界局势的风云变幻……  编辑/胡 宁  
                浏览次数:885--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绿茵场上话“世仇”
----下篇文章文化的嫁接

 
天使与魔鬼工作室 版权所有 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