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鄂纵横
人物素描
堕落的天使
疯狂的魔鬼
体坛风云
人在旅途
走笔幕阜山


·写作范围:各种新闻稿件、人物传记、游记、散文等,特别擅长体坛人物、事件的写作。联系电话:0715—8254832,13972831032
·姓名:朱封金
·笔名:汉寿亭
·电话:(0715)8126935
·手机:13972831032
·OICQ:111111
·电子邮件:xnzhufengjin@163.com
·通讯地址:湖北咸宁日报社
·邮政编码:437100



 

本站浏览总人数:
今日浏览总人数:
昨日浏览总人数:
本月浏览总人数:
上月浏览总人数:




美女与“野兽”:奏出和谐乐章

作者:汉寿亭 -上传日期:2002-12-12
    这是一则已毫无实际意义的爱情故事了,本文两位主人公现已劳燕分飞,美好的爱情成了七彩肥皂泡,留给人们的是破碎的梦,于是,人们又回忆起了他们有过的美好时光——                 美女与“野兽”:奏出和谐乐章               ——记女“飞人”琼斯和她的丈夫亨特     一位窈窕淑女,傍边配着一个又黑又笨的熊,恐怕再铁石心肠的也不会无动于衷。田坛“女飞人”玛丽安·琼斯和她的丈夫C·J·亨特就是这样的一对夫妇。一个身材苗条,体态轻盈;一个身粗如牛,大腹便便。一个眉清目秀,容貌可人;一个黑如炭头,奇丑无比。难怪一些忿忿不平之人说出“两人的结合无异于美女嫁给了野兽”的话语。     刚刚落幕的悉尼奥运会留给了这对夫妇太多太多的记忆,当然,记忆是苦涩的。奥运会结束了,披金挂银、荣归故里的琼斯丝毫没有喜悦之情,她不得不承受因丈夫的禁药风波给家庭和她带来的种种痛苦,那些曾经嫉妒亨特抱得美人归的人甚至幸灾乐祸地断言:两人的婚姻快走到尽头了。     至于两人的婚姻还能维持多久,笔者不敢妄加推论,暂且让我们走进琼斯的生活之中,或许对我们了解这位目前世界跑得最快的女人有所帮助。                                   (一)     处在中北美和加勒比海区的洪都拉斯是一个贫穷而又落后的小国,尤其在整个60年代,边境纠纷、独裁统治、贪污腐败造成了这个国家长期的动荡不安,于是,偷渡便成了该国边境长盛不衰的活动。1968年12月的一天,年仅22岁的玛丽安·托勒姑娘夹杂在一伙偷渡者中间,经过两天两夜的海上颠波,终于到达了美国的纽约。     上岸还不到一个月,同托勒一起到美国寻梦的同伙们一个个被遣送回了洪都拉斯,而托勒则被留了下来,原因是她在上岸不到十天的时间里,以闪电般的速度嫁给了一个美国男人,取得了合法的移民居留权。不久,她便生下了儿子凯尔。     生下儿子不久,她的婚姻也走到了尽头。于是,她于1971年携带儿子一起来到了洛杉矶。在洛杉矶,玛丽安·托勒认识了她的第二任丈夫乔治·琼斯。并举家搬到了帕姆德尔镇。     1975年10月12日,随着一声啼哭,他们的女儿玛丽安·琼斯降临了。但好景不长,女儿的降生只给她带来了短暂的欢乐,还在琼斯刚刚学会走路的时候,乔治便同一个女人一起出走,留下了托勒母子三人,这样,托勒又带着一儿一女搬到了范图拉镇,开始了艰难的生活。     生活并未抛弃这娘仨,她很快找到了生命中的第三个男人艾拉,并于1976年秋天结婚。                               (二)     艾拉的出现,在琼斯的一生中起到了很大的影响,不至于让琼斯过早地失去父爱,这个家庭开始出现了欢乐。     儿时的琼斯十分顽皮,镇里的女孩根本同她玩不到一块,她整天同男孩们一起疯疯打打。记得她5岁的那年,她居然抓着一条长蛇,拿到那些小女孩的眼前晃来晃去,把那些女孩一个个吓得大哭不止,而她则同那些小男孩们露出了一种得到了满足的笑容。那些家长便将状子告到了她母亲那里,当然,少不了挨母亲一顿恶狠狠的训斥。这时候,继父艾拉便将琼斯带到一边,讲起了琼斯似懂非懂的大道理,甚至还为她买了不少巧克力,使她那受委屈的心得到了平衡。不过,一转身,她就将这些巧克力分给了那些小伙伴们。     儿时和琼斯也确实让她的继父和母亲操了不少心。从她的家到镇上要经过一段不算短的荒草地,一次,她同小伙伴们玩得忘记了回家,天已黑了,仍不见小琼斯回来,父母急得分头去找,找遍了整个范图拉镇,小伙伴们都说她已回家了。果然,当艾拉和托勒大汗淋漓地赶回家的时候,小琼斯正当津津有味地吃着为她留的晚饭呢。     小琼斯的继父艾拉是一个球迷,每逢有洛杉矶湖人队的主场比赛,观众之中总少不了他的身影,甚至小镇里的篮球赛也离不开他的参与。当然,他每次出去看球,总不忘带上小琼斯一起前去感染赛场上的气氛,于是,儿时的琼斯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同继父一道看球了。     看球势必影响琼斯的学习,她母亲可不乐意。为此,小琼斯可没少挨批,后来,母亲给她规定,要看球可以,但非得把作业做完,并且一题不错,这一规定可难倒了小琼斯,由于平时读书不太用心,加之听讲时又老走神,做起作业来可就一蹋糊涂。不久,母亲这一规定又让小琼斯和她的继父给骗了过去,每当母亲去厨房忙活的时候,继父飞快地将习题的答案告诉了她,这样,她又可以同继父一道去看球赛了,而她的母亲还以为是自己规定逼得女儿专心致志地学习了呢。     母亲最担心的是琼斯整天的跟男孩子们在一起,长大后变得没有一点女人味了。而继父则认为不应该束缚琼斯的发展,顺其自然。因此,往往母亲在琼斯面前叨唠的时候,继父站在了她的一边,母亲一时也拿他俩没法。在琼斯6岁的时候,省吃俭用的父母终于买来了一台彩电,躺在地板上的她同父母一起收看了英国王子查尔斯同戴安娜王妃的婚礼直播,望着画面上戴安娜王妃那漂亮的婚纱以及地面上长长的红地毯,小琼斯突然的对父母说:“长大了,我的婚礼也要象他们那样,将红地毯一直铺到镇里去。”母亲望着她,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而继父则马上接过她的话说:“会的,你一定会超过他们,但得通过自己的奋斗才能实现。”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的赛场上,不到九岁的她在继父的带领下,到赛场上亲自目睹了她心目中的英雄刘易斯、杰基·乔伊纳夺得金牌的一幕,在回家的路上,她告诉继父,长大后,自己一定要当世界冠军,继父再一次鼓励了她,告诉她,人生就是一场竞赛,只有努力拼搏的人才能达到理想的巅峰。 于是,在幼小的琼斯心目中烙下了努力奋斗才能创造幸福的概念。                                   (三)     学习成绩一般并未束缚琼斯的发展。在继父的熏陶下,琼斯自小就对体育运动有一种特别的爱好,尤其在篮球和田径方面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因此,进入中学,尽管学习成绩平平,但由于她在体育上非凡的成就,加之又为学校获得了一个又一个荣誉,14岁时,她又获得了全美中学生优秀田径选手称号,很快就成为了学校不可或缺的人物。     琼斯从继父艾拉那里只得到了十二年的父爱。肥胖的身体使艾拉过早地患上了高血压病,1987年,艾拉脑溢血突发而离开了托勒母女三人,全家沉浸在悲痛之中,而最痛苦的莫过于琼斯了,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琼斯仍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以至每当她决定做某件事或即将做某事的时候,她总感觉到继父就在前面注视着她,给她以信心、动力,直至达到实现自己的目标。     1992年,琼斯作为一名中学生报名参加了美国的奥运选拔赛,尽管落选了,但她的100米、200米分别以跑进了12秒和23秒列第五、第六名,很快,她就被以培养世界冠军出名的北卡罗莱纳大学招至麾下。     由于未能代表美国参加巴塞罗那奥运会,在大学里她就放弃了田径训练而主攻篮球。应该说,大学里的琼斯在篮球方面是成功的,178公分的身高,加上有良好的田径功底,她很快就确立了大学篮球队里的主力位置,成了队中的得分手,她甚至能够跳起飞身扣篮。因此,平均每场比赛她都要得20分以上,并且为大学夺得了四次全国冠军。于是,她有幸被美国队选中,代表美国出战1996年的亚特兰大奥运会。    然而,在一次训练中的背部拉伤再一次打破了琼斯的奥运梦,这次受伤彻底地改变了琼斯的人生,她决定放弃篮球,一心从事田径训练 。于是,她不顾教练和队友的竭力挽留,毅然地从篮球队里退了出来,转到了田径里。                            (四)     从大学生公寓到篮球训练馆途经一条林荫小道和一个田径训练场,这条小道和田径场的草坪上,成了琼斯从枯燥乏味的篮球馆出来放松自己的最佳场所,每每从训练馆出来,置身于这绿草茵茵的草坪上,或漫步于林荫小道之间,享受这习习清风带来的阵阵惬意,一切烦恼和忧愁均一扫而光。田径场上,一群投掷运动员引起了琼斯的注意,她甚至觉得他们挺有意思的,一样肥胖的身材,一样迟钝的动作,尤其是当琼斯看到那个的肥胖教练带着他们跑步时的那种憨态,实在是仍俊不禁。于是,欣赏这些投掷运动员的训练成了琼斯最好的放松方式。后来,她了解到,那个教练名叫C·J·亨特,是全美的铅球冠军,目前已离婚,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生活。而亨特也注意到,每当他们训练的时候,有一位漂亮的黑人女学生在注视着他们。在一次训练的休息间隙,亨特主动的同琼斯打招呼,并作了一番自我介绍。两人就这样认识了。      恐怕两人谁也没有想到,这样一次不经意的接触,居然发展到最后两人成了生活中的伴侣。那是1995年的感恩节即将来临之时,琼斯一个人坐在训练房里发呆,她要回家同母亲一起过感恩节,但她拿着机票却无法按时赶到机场,眼看离飞机起飞的时间不多了,而她因缺乏交通工具急得直掉眼泪。这个时候亨特出现了,尽管谁也不知道他这时来训练房干啥。当他了解到琼斯的困难后,二话不说,随即开车火速送琼斯赶往机场。还在途中,琼斯就已经失望了,因为,即使赶到飞机场,恐怕飞机早已冲上了蓝天,但亨特没有放弃,他不停的安慰琼斯,要她等待奇迹的出现。这时候的琼斯已听不进任何劝告了,她已不抱任何希望,到机场去只不过是走走过场而已。     然而,奇迹就这样发生了,当他们赶到机场时,非但没有耽误时间,反而因飞机误点她还不得不在机场耽上半天,在这段时间里,两人坐在机场的候机室里进行了一次轻松而又愉快的交谈,琼斯发现,这位体重一百多公斤、外表泠漠的男人,感情却十分细腻、丰富,并且也象琼斯一样,自小就没有了父亲。短短几个小时的交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直至琼斯上飞机的那一刻,双方都读出了对方依依不舍的眼神。    琼斯返校后,亨特就向她发动了爱情攻势,在亨特强大的爱情攻势面前,琼斯终于败下阵来。琼斯恋爱了。                             (五)     北卡罗莱纳大学有一项规定:严禁教师同学生谈恋爱。因此,亨特同琼斯的恋情一开始就决定了他们只能是秘密进行,但纸毕竟包不住火,他们的行为还是让校方给发现了,恼火的校方把亨特叫到办公室,告诉他,要么中止同琼斯的关系,要么被学校除名。    这下亨特犯难了,一边是如胶似漆、美丽动人的恋人,一边是年薪十几万美金、令人羡慕的职业。他把自己一个人整天关在房间里,任琼斯叫门,就是不理,而自己却承受思念的煎熬。然而,到了第三天他就坚持不住了,见门外琼斯带着哭腔,他终于拉开了门,琼斯扑到了他的怀里,两人久久地拥抱、亲吻。毫无疑问,亨特被学校除名了,他搬出了学校,当起了琼斯的专职教练。 两人的恋情传到了老太太托勒那里,老太太见自己唯一疼爱的女儿同一个比她大7岁、且有两个孩子的肥胖男人在谈恋爱时,她十分恼火,并要女儿赶快终止这段不正常的爱情,还向她下了最后通碟,但琼斯第一次违抗了母命,她撇下伤心的母亲,于第二年的春天搬到了亨特的房间。两人同居了。       两人的恋情也招来了琼斯周围人的议论,琼斯的队友们也纷纷劝她,劝她离开亨特,认为亨特会毁了她,两人在一起不会有幸福。最恼火的除了琼斯的母亲之外,恐怕就算琼斯的篮球教练海切尔了,自从两人谈恋爱后,琼斯就再也不专心训练,后来干脆退出校篮球队,主攻起短跑来,气得海切尔跑到亨特那里,直想揍他一顿。     两人终于在1998年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六)     应该说,亨特和琼斯的结合,并非象外界所说的“一朵‘黑玫瑰’被‘野兽’给糟踏了”那样,两人的结合,给了琼斯在田径项目上的帮助是不可估量的。亨特作为一名田径教练应有的目光,认定了琼斯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短跑天才,于是,动员琼斯一心一意的投入到短跑项目上来,接下来,亨特就为琼斯的成功制定出了一整套训练计划。    经过一阶段的训练后,琼斯的100米和200米成绩大有改观,接着便又是一段漫长的停步不前,亨特自认为自己的能力只能使琼斯达到如此的水平,于是,他就专门拜访了自己昔日的好朋友、前4X100米世界冠军格雷汉姆,格雷汉姆答应了亨特的请求,出任琼斯的短跑教练。经过格雷汉姆的点拔,琼斯的成绩突飞猛进,并且她还意外的在跳远项目上获得了成功。三个月后,琼斯参加全美田径锦标赛,并一举夺得了100米、200米和跳远三枚金牌,成了美国50年来第一个在一场比赛中获得三块田径金牌的女运动员,其中,她的100米成绩与十年前乔伊纳创造的世界纪录相差0.22秒,成了当年世界最好的成绩。不久,她又在世界黄金联赛上囊括了100米、200米和跳远这三块金牌,成了世界名副其实的“女飞人”。     也许是受妻子琼斯的影响,亨特也不甘示弱,他重操旧业,捡起了曾一度放弃过了的铅球训练,不想,也夺得了世界冠军。夫妻两人开起了“金店”。     琼斯成名了,但她的心中有个结一直没有解开,那就是自从上次同母亲闹翻、搬到亨特那里后,母女俩一直未曾谋面,尽管双方心中都在掂记着对方,但双方不肯服输的性格造就了没有一方让步的现象。终于,她的哥哥凯尔为这母女俩提供了一个见面的机会。那天,亨特开着车子,琼斯和她的母亲坐在车后排,两人一言不发。琼斯拿出了一张巨额支票伸到了母亲面前,只见老太太泪流满面的对她喊道:“不,我不需钱,我要的是亲情。”母女俩顿时抱头痛哭,此情此景,亨特这个6尺大汉也禁不住流下了感动的眼泪。                            (七)    身高6英尺,体重330磅的亨特是一个不苟言笑的黑大汉,他在公众面前给人的是一种缺乏幽默感、冷漠、不易让人接近的感觉,他还常常对那些没完没了地采访琼斯的记者大发脾气,因此,媒介对他很是反感,常常在报刊上撰文贬低他。对此,亨特似乎不在意,他在意的是妻子琼斯。     新闻界对亨特的贬低令琼斯很是不快,她想改变这种现状。于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她第一次将从不愿抛头露面的亨特拉到了台上,并带着一种幸福之情首次向新闻界披露了夫妻关系。她说:“我的丈夫非常有爱心,也很会体贴人,这是我爱上他的原因。尤其是当我们离开田径场单独相处的时候,他就象一个大玩具熊那样可爱。”琼斯还说,她最幸福的时刻是同亨特耽在一起。当有一记者问到在家中是谁到垃圾时,琼斯说:“周五是垃圾的统一清扫日,我也常在头一天晚上提醒亨特,但早上醒来,他早就走了,我就不得不为多睡的几分钟懒觉而付出代价。自然,你该知道,在我家中是谁倒垃圾了。”说完,琼斯将头靠在亨特的胸膛,手不停地搓揉着亨特隆起的肚皮,而亨特只是不停地憨笑。    在去年八月份的世界田径锦标赛上,琼斯在200米比赛中,因腰部受伤突然倒在了场上,这时,正在看台上注视妻子的亨特,不顾警察的拦阻和自己300多磅的体重,奋不顾身地从两米多高的看台上跳下,直奔妻子身边,同医护人员一道护送妻子到当地医院。在医院里,他一直忙乎着帮助医生对妻子做各种检查,直至深夜。此时,新闻界才彻底的改变了对亨特的看法。后来,人们还发现,亨特其实是一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为了不影响妻子的形象,在公众场合,他总是与妻子保持一段距离,每逢记者招待会,亨特就默默地躲在一边,直至结束,两人才一起回家。    悉尼奥运会让琼斯和他丈夫的关系面临了一次严峻的考验,丈夫的兴奋剂风波、自己五金的失落、众人的议论纷纷等等,但他们又一次挺了过来。尤其是作为妻子的琼斯,态度坚决地否认了亨特服药。她说:“我对我的丈夫抱有完全的敬意,我相信法律将会还我的丈夫以清白。”她还表示,悉尼奥运会使她比任何时候爱她的丈夫了,因为,亨特已成了她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如此说来,美女和“野兽”,这对看似不太和谐的夫妇,还真奏出了一段美妙和谐的音乐。   最新消息:2001年6月初,琼斯突然对外宣称,她和亨特已经分居,并且两人都有离婚的想法。这一新闻顿时震惊世界,人们在吃惊的同时,纷纷打听起两人离婚的缘由。琼斯说,要求离婚并不是某一个人提出来的,而是两人都觉得这样过下去很累,于是,两人便产生了离婚的念头。琼斯还否认了离婚同亨特服用兴奋剂的关系,并说离婚后两人依然是好朋友,琼斯还要求人们尊重她和亨特的隐私权,不要影响她和亨特今后的生活。体坛中又一对曾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解体了。
                浏览次数:1780-- 发表评论,已评论0次



----上篇文章象国佛国巡礼
----下篇文章荒岭栽竹人

 
天使与魔鬼工作室 版权所有 制作